返回
米分扑ル文学第 117 章(完蛋啦,你们都坠入爱河了...)
首页
更新于 22-09-14 00:54:03
      A+ A-
目录 到封面 下载

房间里陷入长久的沉默,最终还是萧夕禾先受不了了,主动退一步:“算了算了,你睡床吧。”

“那你呢?”谢摘星竟然多问一句。

萧夕禾斜了他一眼:“我出去住酒店。”刚才逻辑陷入怪圈,才一直跟他讨论谁睡床谁睡地板的事,现在回过神了,想想就这么大点地方,孤男寡女的待一夜怎么都不合适。

更何况他的身份还如此敏感。

听到她要出去住,谢摘星竟然生出一股失望,但他没有细究这股失望从何而来,只是静了静道:“算了,我去住酒店吧。”

“别,你还是留下吧,”萧夕禾叹气,“我怕你再不好好休息,会猝死。”

谢摘星眼眸微动:“你怎么知道我没好好休息?”

“这里,”萧夕禾点了点自己的眼睛,“都快成熊猫了。”

谢摘星轻嗤一声,难得没有反驳。

萧夕禾笑嘻嘻地叮嘱浴室什么的都可以随便用,接着便收拾几样东西准备离开。谢摘星一路将她送到门口,正准备关门时,萧夕禾突然回头:“谢哥。”

“干嘛,反悔了?”谢摘星抬眸。

萧夕禾无语:“我才没那么小气……我就是想说,我家安全得很,没有摄像头,也不会有人堵门,你放轻松,什么都不要想,好好睡一觉吧。”

谢摘星微怔,等回过神时,她已经关上门离开了。

不大的房子瞬间静了下来,谢摘星独自在玄关站了许久,才折身去了浴室。

萧夕禾还算贴心,趁刚才收拾换洗衣物的时候,把浴室里的私人物品都藏了起来,只留了洗发水和沐浴乳,还有简单的护肤品,谢摘星不必处处小心,洗完澡便躺下了。

然后就睡了一个好觉。

再次醒来时,已经是翌日九点多,他足足睡了十个小时。谢摘星不知道自己已经多久没睡这么好了,醒来之后看着淡粉色的天花板,竟然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。

可这感觉意外的不错,像一掬温水,泡得人浑身发软。

他轻呼一口气,突然听到玄关传来的轻微动静。他猛地坐起来,肌肉瞬间绷紧,脸色也沉了下去,正当伸手去摸手机时,萧夕禾的声音突然传来:“谢哥,睡醒了没?”

几乎是一瞬间,谢摘星重新倒回床上,突然又有些恶心。这种症状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,他一直懒得管,这会儿也只是缓了缓,便懒洋洋开口:“醒了。”

“那洗漱一下起来吃早餐吧。”萧夕禾道。

谢摘星应了一声,又躺了会儿才起床。

十分钟后,两人一同在小小的餐桌前坐下。

看着萧夕禾一身职业装,谢摘星眉头微挑:“放假还穿成这样?”

“放什么假?”萧夕禾一脸茫然。

谢摘星顿了顿:“我现在放假,你不就跟着放假?”

“……想什么呢谢哥,”萧夕禾哭笑不得,“哪有那么好的事,你是休假了,但我还是要回公司的,今天早上就去开会了,如果不是你在我这儿,我还得在公司待够六个小时才能下班。”

“还有这规定?”谢摘星仿佛第一次听说。

萧夕禾耸耸肩,帮他拆海鲜粥的包装盒:“对呀,要坐班的,刚才开会的时候部长还说呢,如果确定你下半年没什么行程了,就让我暂时去跟另一个艺人。”

“你答应了?”谢摘星想到她要跟别人,心情突然有些不爽,他将这种情绪归结为艺人对自家助理的独占欲。

萧夕禾叹了声气:“我就是一小喽啰,敢不答应吗?”虽然她是特意为了体验不同的生活,才来做一份从未做过的工作,可不代表她不喜欢放假。

嗯,不管尝试什么工作,工作里她最喜欢的内容,都是带薪休假。

听出她的不情愿,谢摘星心情好了点:“既然不愿意,就回绝了。”

“……谢哥,我就是一个小喽啰。”萧夕禾再次重申。

谢摘星与她对视片刻,懂了:“我让林樊去说。”

“谢谢谢哥!”萧夕禾瞬间高兴了。

谢摘星看着她弯弯的眉眼,唇角也微微翘了起来。

萧夕禾双手端着海鲜粥递给他,他伸手去接,两人的指尖不经意间碰上,又飞速地分开。明明只是短暂的接触,如蝴蝶的翅膀扇动不留痕迹,却偏偏在两人心底掀起一场飓风。

萧夕禾微微一顿,一低头对上谢摘星深沉的双眼,突然觉得有些热。

短暂的沉默之后,她艰难开口:“你、你要不要加点糖吗?”

“……我的粥是咸的。”谢摘星缓缓开口。

“哦……”

两人又对视一眼,匆匆别开视线。

沉默地吃完早餐,萧夕禾沉默地收拾桌子,谢摘星站在一旁盯着看,丝毫没有动手帮忙的意思。

萧夕禾三分钟收拾完,这才重新看向他:“谢哥,你准备去哪?”

“去哪?”谢摘星重复她后面两个字。

萧夕禾见他不明白,只能尽可能明示:“不找地方住吗?”

“这里还行?”谢摘星巡视一圈,“虽然小了点。”

萧夕禾:“……”

谢摘星看了她一眼,大概也觉得自己鸠占鹊巢占得太理直气壮,想了想又道:“你去住酒店吧,我报销。”

萧夕禾欲言又止。

“再加三倍加班费。”谢摘星补充。

萧夕禾:“好嘞!”

于是谢摘星就在萧夕禾家里住下了。

他不爱出门,偶尔想出去走走,就等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出去溜达一圈,大部分时间一直窝在不大的房子里消磨时间,需要什么了就让萧夕禾带回来。

萧夕禾看着家里属于他的东西越来越多,心里多少有点不满,可一看到手机上日益增长的余额,又真心希望他能多住一段时间。

大概是狗仔和私生都没想到,他会住在距离自己家一条路之隔的中档小区里,所以这段时间一个骚扰者也没有。

林樊起初听说谢摘星在萧夕禾家长住,心里是有点不高兴的,但见没惹出什么麻烦,那点不高兴也就散了点,等再次见面时发现谢摘星胖了些,精神也好了许多,所有的不高兴就全部散了。

不仅全部散了,甚至希望他能多住一段时间。

“林总对您可真好,”林樊又一次送过来一堆食材后,萧夕禾真心感动,“那些说你们面和心不合的营销号都该过来看看。”

“公司都是我家的,他敢不好?”谢摘星嗤道。

萧夕禾没听清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”谢摘星看她一眼,“林樊是我发小,我们认识二十几年了,关系自然不错。”

“难怪,还有这一层呢!”萧夕禾惊讶。

谢摘星对上她的视线,表情缓和了些:“今晚粉】扑-儿.文=~學!有事吗?”

“要出去走走?”萧夕禾一眼就看出他在想什么,“那我赶紧回酒店补觉,等晚上来找你,还是两点小操场?”

小区后方有个健身器材区,一向没什么人去,她称那里为小操场,谢摘星最近晚上出门透气,都是去那里。

“嗯。”

“行,那我先回去睡觉。”萧夕禾说完,就急匆匆走了。

谢摘星看着她的背影消失,房门被毫不犹豫地关上,喉间突然溢出一声轻笑。

萧夕禾所在酒店,距离小区只有三分钟的路程,但她还是定了一点半的闹钟,避免自己迟到。

然而还是迟到了。

当她从梦中惊醒,才发现已经是早上四点,而她定了闹钟的手机,此刻孤零零躺在地上。

萧夕禾哀嚎一声,急忙将手机捡起来,飞速点开谢摘星的聊天框发消息:谢哥不好意思,我睡过头了,你已经回去了吧?

谢摘星没回复。

都这个时间了,应该是已经回去睡了吧。萧夕禾犹豫地放下手机,却再没有了睡意。

深秋的早晨天亮得很晚,明明已经四点多了,外面却还是一片漆黑,萧夕禾没有开空调,手指伸出被窝,能清楚地感觉到丝丝凉意。

这还是屋里,都这么凉,也不知外面得冷成什么样。

她在床上翻来覆去,许久之后还是忍不住起床朝小区跑去。

凌晨四点的城市还在沉睡,除了路灯还亮着,就只有几家早餐铺开着门,铺子门前的小灯散发着昏黄的光,驱散了点点黑暗。

萧夕禾一路疯狂地跑,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呼吸与心跳,终于,她穿过马路和楼房,来到了和谢摘星约定的小操场。

因为平时没什么人来,小操场上的路灯十一点之后就熄了,四周黑黢黢的,萧夕禾还是一眼就看到了谢摘星的身影。

她猛地放慢脚步,磨蹭着朝他走去,谢摘星若有所觉,沉着脸回头看向她:“你还知道来?”

“……你一直在等?”尽管已经见到本人,萧夕禾还是不敢置信。

谢摘星冷笑,呼出的气变成白烟:“不然呢?”

“没等到我,为什么不回去啊?”萧夕禾一脸呆滞。

“万一我刚走,你就来了呢?”谢摘星面无表情,“我虽然难搞,但也不会无故放员工鸽子。”

萧夕禾:“你可以发消息告诉我一声。”

“我出来时没拿手机。”

“你回去之后发呗。”

“万一我刚回去,你就来了呢?”

萧夕禾:“……”

意识到聊天陷入僵局,谢摘星也不说话了。

萧夕禾吸了一下鼻子,慢吞吞走到他面前:“谢哥,冷吗?”

“你说呢?”谢摘星的脸还是臭的。

萧夕禾无言许久,将外套脱了下来。谢摘星似乎知道她要做什么,嘴唇突然动了动,没等开口阻止,她便已经踮起脚尖,将衣服披在了他身上。

披衣服的时候,萧夕禾不小心碰到他的手,凉得她一个激灵。

“对不起。”她歉疚开口。

衣服上,还带着她奔跑时形成的热烈体温,轻易驱散了谢摘星身上的一部分寒冷,也软化了谢摘星的表情:“算了,懒得跟你计较。”

两人简单对话完,又一次同时陷入沉默,长长久久的对视中,心跳突然一起加快。

发现内容少了说明你看到的不是完整内容。完整内容请移步粉(扑)兒小説

目录 到封面 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