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米分扑ル文学第六百零八节 宿命
首页
更新于 23-02-27 01:48:00
      A+ A-
目录 到封面 下载

巴格内尔强忍心中的冲动,没有与陈暮他们汇合,而是直接带着部队,悄然掩至敌人的侧翼。

老板的回归,对他们来说,至关重要。他们因为老板而走在一起,创下这番基业。除了老板,没有人有足够的威望,能够领导大家。这些年,东卫采取的联合决议方式,没有出大问题,实际只是无奈之举。可是,当他们渐渐老去,尤其是奚平和他,到时局面失控的可能性极大。

瞥了一眼下面严阵以待的敌人,陈暮不为所动。

不得不说,巴格内尔的战术素养,比起其他人要高几个等级。当他带领队伍悄然掩至敌人的侧翼时,敌人没有丝毫察觉。他却没有立即发动,而是耐心等待时机。

善于捕捉战机是一名指挥者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之一。

王就在身后,前线的士兵无不打起精神。

周围所有部落首领全都是羞愧欲绝。这次的联军中,总共有九个部落,最大的部落的战士数目便不止三千人。被对方不到三千人打得落花流水,他们面子上也实在难看。

士兵们从来没见过如此恐怖如此诡异的东西,当看到自己的同伴在自己面前燃烧起来、变成火人、在地上翻滚着,嘶喊哀嚎着,他们的意志终于崩溃了。

对方虽然前线溃败,但是并未曾伤及根本,当他看到严阵以待的敌阵时,便心中了然。如果现在冲下去,对方在初期的混乱之后,战斗很有可能陷入拉锯战,这是他不想看到的。

【邪君瞳】!

可谁能想到,就在今天,这个叫白总管的男人,回来了!

升腾而起的一千多颗橘红色高爆弹,就像一千多颗流星,铺天盖地轰然砸下!

第三张电网,第一组青年卫卡修此时已经脸色苍白,这种超大型的防护能量网消耗极大。

“他很好,是现在联邦综合学府的校长,联邦第一卡修。”陈暮虽然大概猜到,依然有些吃惊。

巴格内尔强忍心中的冲动,没有与陈暮他们汇合,而是直接带着部队,悄然掩至敌人的侧翼。

他心中有些焦急,表面却没有表露分毫,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。

<inscss="adsbygoogle"style="height:250px;dispy:block;"data-ad-client="ca-pub-4166898652148554"data-ad-slot="8231111876"data-ad-format="auto"data-full-width-responsive="true"data-adsbygoogleStatus="done">

</ins>下面小队长脸色微变,急声怒喝:“宽翼标枪,掷!”

“维阿!”

部落首领们惊惶的声音,维阿充耳不闻,他眼中只有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。

看着状若疯魔的维阿,陈暮停下脚步,安静地看着。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此时的维阿不需要帮助,他只需要不被打扰。

灰濛濛的天空如今渐渐暗了下来,隐约可见远处遮天蔽日的沙暴。

没有护卫能够挡下他一击!那些绝望疯狂的护卫,也没能阻挡他前进的步伐。

桑寒水脸色微变,急声怒吼:“封!”

没有看倒下的尸体一眼,他转身离去,脸上挂着泪水。

心中若有所悟,想起维阿曾对他说起的事。朝维阿前进的方向望去,那张金色面具进入陈暮的视野。

时间不多了……

“可能是敌人高手比较多吧。”一位部落首领呐呐道,只是声音越来越小。

但是还是有许多漏网之鱼,它们落在阵地之中。

噩梦开始。

如果没有机会,他宁愿等到下次。今天这一场战斗,对方也是元气大伤。今天双方的战斗很短暂,却让他意识到前段时间的失误。

这一句话,和他之前的任何一句话都绝不相同。之前的每句话,有淡然,有嘲讽,很礼貌,很从容,可让人听不出半点感情。可是这五个字,陈暮却听出其中蕴含的感情。

惨叫声不绝于耳,血花迸溅,红色光束群就像一把梳子,把维阿前方的道路一下子梳了个遍!

小队伍的绞杀是对方最擅长战斗方式,大规模成建制的战斗反而是对方最薄弱的地方。

看着状若疯魔的维阿,陈暮停下脚步,安静地看着。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此时的维阿不需要帮助,他只需要不被打扰。

善于捕捉战机是一名指挥者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之一。

之前的失误是他对摩哈迪域太过于陌生,手上的信息太少所导致。今天的战斗,让他看明白了不少东西。

他转过身,似笑非笑地看着维阿:“你动手,还是我自己动手?”

可是现在,老板回来了!

维阿拳手陡然捏紧。

回来就好!

如果没有机会,他宁愿等到下次。今天这一场战斗,对方也是元气大伤。今天双方的战斗很短暂,却让他意识到前段时间的失误。

王点点头,这些名头没有引起他一丝波澜。

没有看倒下的尸体一眼,他转身离去,脸上挂着泪水。

周围所有部落首领全都是羞愧欲绝。这次的联军中,总共有九个部落,最大的部落的战士数目便不止三千人。被对方不到三千人打得落花流水,他们面子上也实在难看。

对他这个级别的指挥者来说,对方的一个弱点,便足以让他们找到致胜的方法。他有足够的把握,能够打败摩哈迪域无卡流。即使今天不能毕其功于一役,他也不会遗憾,因为老板回来了!

周围所有部落首领全都是羞愧欲绝。这次的联军中,总共有九个部落,最大的部落的战士数目便不止三千人。被对方不到三千人打得落花流水,他们面子上也实在难看。

他心中有些焦急,表面却没有表露分毫,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。

桑寒水脸色微变,急声怒吼:“封!”

“谁?”陈暮有些好奇地问。

个人的力量此时是何等渺小。

他忽然瞥见一道身影,是维阿!

回来就好!

在远处,看到这一幕的巴格内尔神情呆滞,像石头人般立在那,一动不动,脸色惨白。

【邪君瞳】!

个人的力量此时是何等渺小。

还有悲凉,陈暮感受到这种他以为不会在维阿身上出现的情绪。

没有护卫能够挡下他一击!那些绝望疯狂的护卫,也没能阻挡他前进的步伐。

骨头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,维阿没有用空气技,只是单纯用他的拳头。他只是一步步逼近,眼睛没有别人,只有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。

更何况巴格内尔?他现在出现的位置,基本就确立了足够的优势。哪怕今天不能击溃敌人,也能冲杀一阵,大大降低敌人的实力。换句话,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。

他心中念得最多的就是这句。难道是自己老了?巴格内尔有时会这样想。

小队伍的绞杀是对方最擅长战斗方式,大规模成建制的战斗反而是对方最薄弱的地方。

周围所有部落首领全都是羞愧欲绝。这次的联军中,总共有九个部落,最大的部落的战士数目便不止三千人。被对方不到三千人打得落花流水,他们面子上也实在难看。

“保护王!”护卫们嘶声力竭,却充满绝望!

“维阿还活着!”

【欧迪烧】释放的诡异阴损的火焰,是第一波攻击。

一时间,标枪如雨!

当年老板就是为了救自己,才被风暴刮走,他责无旁贷。一直以来,他都固执认为,老板一定会回来,哪怕理智告诉他,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。就是这份固执,他拒绝回到联邦,坚守在条件艰苦的大裂缝基地。

更何况巴格内尔?他现在出现的位置,基本就确立了足够的优势。哪怕今天不能击溃敌人,也能冲杀一阵,大大降低敌人的实力。换句话,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。

“谁?”陈暮有些好奇地问。

宽翼标枪狠狠撞在能量电网上。

维阿在往阵地里突进,陈暮心中有些疑惑,维阿突进的姿态在他眼中是如此坚决,甚至与小步默他们拉开距离。

更何况巴格内尔?他现在出现的位置,基本就确立了足够的优势。哪怕今天不能击溃敌人,也能冲杀一阵,大大降低敌人的实力。换句话,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。

“掷!”

只听得肖波一声带着几分疯狂的怒吼:“干掉他们!”

没想到,老板真的回来了!

士兵们从来没见过如此恐怖如此诡异的东西,当看到自己的同伴在自己面前燃烧起来、变成火人、在地上翻滚着,嘶喊哀嚎着,他们的意志终于崩溃了。

“我是谁很重要么?”王脸上讥笑意味更重。

“维阿!”

看着状若疯魔的维阿,陈暮停下脚步,安静地看着。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此时的维阿不需要帮助,他只需要不被打扰。

他心中被喜悦填满,甚至连带着,杀气都淡了许多。

对他这个级别的指挥者来说,对方的一个弱点,便足以让他们找到致胜的方法。他有足够的把握,能够打败摩哈迪域无卡流。即使今天不能毕其功于一役,他也不会遗憾,因为老板回来了!

啪啪啪的爆音中,夹杂着滋啦滋啦的电芒声,宽翼标枪纷纷被弹开,有的甚至被炸成数截。

“掷!”

橘红的焰团染红了天空。

不仅回来了,而且带领他们战斗!

老板的回归,对他们来说,至关重要。他们因为老板而走在一起,创下这番基业。除了老板,没有人有足够的威望,能够领导大家。这些年,东卫采取的联合决议方式,没有出大问题,实际只是无奈之举。可是,当他们渐渐老去,尤其是奚平和他,到时局面失控的可能性极大。

“呵,你是把好刀,不过,不是我的刀,扎手啊。”王似笑非笑地看着维阿。

部落首领们惊惶的声音,维阿充耳不闻,他眼中只有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。

可是现在,老板回来了!

“他叫唐含沛。”

五百名战士齐声怒吼,如同平地惊雷。他们脸庞涨得通红,用尽全身力气,掷出手中宽翼标枪。

“他还活着!”

一直压在他心头的担忧终于不翼而飞,脚步似乎都轻了许多。

咚!咚!咚!

没想到,老板真的回来了!

士兵们从来没见过如此恐怖如此诡异的东西,当看到自己的同伴在自己面前燃烧起来、变成火人、在地上翻滚着,嘶喊哀嚎着,他们的意志终于崩溃了。

五百支宽翼标枪像一蓬黑雨,倏地便到众人面前。

“攻!”肖波杀气腾腾。

维阿在往阵地里突进,陈暮心中有些疑惑,维阿突进的姿态在他眼中是如此坚决,甚至与小步默他们拉开距离。

如果没有机会,他宁愿等到下次。今天这一场战斗,对方也是元气大伤。今天双方的战斗很短暂,却让他意识到前段时间的失误。

【螺纹狙梭】!

当看到老板岌岌可危时,他第一反应也是愤怒,但作出一名最顶级的指挥者,他很快冷静下来。除了维阿,就数他跟着老板的时间最长,他对老板的了解也远比其他深刻得多。

陈暮补充一句道:“他是我的敌人。”

小队伍的绞杀是对方最擅长战斗方式,大规模成建制的战斗反而是对方最薄弱的地方。

宽翼标枪是在标枪的枪身加上两翼,能够增加标枪飞行的稳定性和飞行距离。

可是现在,老板回来了!

“他叫唐含沛。”

而且,在掌握各个部队的动向之后,他便完全不担心。哪怕只有维阿四人,老板就绝不会有性命之忧,更何况还有桑寒水和肖波率领的青年卫,还有卢小茹一字眉领衔的护卫营!

“为什么?”维阿似乎恢复平静,他冷冷地问。

刚才几轮的投掷,每一轮都是用尽全力,这五百名战士也有些脱力。好在此时,其他队伍的战士也瞧出不妙,纷纷出手!

“之前我就在猜,你肯定没死。”王笑了#粉扑-儿.文=~學*)笑:“死在你手,一直是我的愿望呢。”

他就这样,一步步朝王逼近!

“他叫唐含沛。”

“呵呵。”王轻笑一声,伸出手,揭下脸上的面具。一个像学者般的中年人,脸上挂着淡淡的讥笑。看不到半点惊惶,神情轻松,仿若见友人。便是陈暮,不由心中折服。

天空已经炸成一片,被拦截的高爆弹在半中直接炸开!

收回目光的维阿紧紧盯着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!

善于捕捉战机是一名指挥者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之一。

“维阿还活着!”

对方虽然前线溃败,但是并未曾伤及根本,当他看到严阵以待的敌阵时,便心中了然。如果现在冲下去,对方在初期的混乱之后,战斗很有可能陷入拉锯战,这是他不想看到的。

就在他们被这波高爆弹炸懵的时候,巴格内尔发动了!

这些火焰的速度并不快,只要他们转身逃跑,这些火焰就追不上他们。

绝望之下,他们疯狂地释放空气技,希望消灭些诡异的火焰。

轰轰轰!

他们没有见过陈暮,但是当年万众瞩目之下,那句“白总管这个名字,你听说过么”,曾经掀起的风暴,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曾写下的传奇,但凡是加入东卫的人,又怎会不知道呢?

更何况巴格内尔?他现在出现的位置,基本就确立了足够的优势。哪怕今天不能击溃敌人,也能冲杀一阵,大大降低敌人的实力。换句话,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。

宽翼标枪狠狠撞在能量电网上。

来不及细想,陈暮身形一动,像一只猎鹰般,开始向下俯冲!

陈暮补充一句道:“他是我的敌人。”

“哼!”金色面具下传出一声冷笑:“什么精锐勇士,全都是一群乌合之众!这就是各部落流传千家的勇武吗?嘿,祖先在天上看到子孙们如此怯懦,心中不知会作何感想?”

他心中被喜悦填满,甚至连带着,杀气都淡了许多。

……

驱赶溃兵的陈暮一行人,终于出现在敌人的视野中。

轰轰轰!

时间不多了……

陈暮补充一句道:“他是我的敌人。”

天空中的陈暮视野广阔,他第一时间发现了悄然埋伏的巴格内尔。心中暗赞巴格内尔厉害,他也立即明白自己该做什么。

他看了一眼远处的陈暮,有些遗憾,有些萧索:“只是可惜,没有在死之前,杀到联邦。”

一时间,标枪如雨!

在他身后,桑寒水肖波等人都亢奋至极,他们不仅看到老板的回归,还能和老板并肩作战,此中的畅快,实在难以用语言描述!刚刚大胜的卡修们,士气无不大振。

惊惶的声音像瘟疫般在阵地间扩散,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王屠灭维阿全族,追杀他的事迹在摩哈迪域并不是秘密。普通士兵并不认识维阿,但维阿占据摩哈迪域最强者十年的影响力,却早就深深刻在每一位战士心中。所以当那些部落首领喊出维阿的名字时,士兵们脑中只有一个念头——跑!

噗!最前线一直怒目圆睁的小队长太阳穴突然爆出一团鲜红的血花,他动作一滞,直楞楞倒下。

巴格内尔强忍心中的冲动,没有与陈暮他们汇合,而是直接带着部队,悄然掩至敌人的侧翼。

下面小队长脸色微变,急声怒喝:“宽翼标枪,掷!”

王左右无不面带愧色,的确,天空中的敌人不到三千,这实在算不得多。

个人的力量此时是何等渺小。

卡修中的老人看到陈暮时的激动,也迅速让后加入的卡修明白这个神秘强大的男人究竟是谁!

就在他们被这波高爆弹炸懵的时候,巴格内尔发动了!

维阿拳手陡然捏紧。

他们没有见过陈暮,但是当年万众瞩目之下,那句“白总管这个名字,你听说过么”,曾经掀起的风暴,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曾写下的传奇,但凡是加入东卫的人,又怎会不知道呢?

难道……

可是现在,老板回来了!

啪啪啪的爆音中,夹杂着滋啦滋啦的电芒声,宽翼标枪纷纷被弹开,有的甚至被炸成数截。

个人的力量此时是何等渺小。

他们没有见过陈暮,但是当年万众瞩目之下,那句“白总管这个名字,你听说过么”,曾经掀起的风暴,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曾写下的传奇,但凡是加入东卫的人,又怎会不知道呢?

轰轰轰!

刚才几轮的投掷,每一轮都是用尽全力,这五百名战士也有些脱力。好在此时,其他队伍的战士也瞧出不妙,纷纷出手!

更何况巴格内尔?他现在出现的位置,基本就确立了足够的优势。哪怕今天不能击溃敌人,也能冲杀一阵,大大降低敌人的实力。换句话,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。

瞥了一眼下面严阵以待的敌人,陈暮不为所动。

天空中,陈暮看到这里,心中便已经清楚,赢了!巴格内尔出手的时间让他赞叹不已,果然姜是老的辣。巴格内尔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,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这样的优势如果他还不能取胜,那他就不是那头“狼”!

桑寒水脸色微变,急声怒吼:“封!”

不得不说,巴格内尔的战术素养,比起其他人要高几个等级。当他带领队伍悄然掩至敌人的侧翼时,敌人没有丝毫察觉。他却没有立即发动,而是耐心等待时机。

标枪破空声、空气斩撕裂声、空气锥尖啸音不绝于耳。

无论是在东卫,还是在外界,都流传着陈暮失踪的流言。一直以来,这也是影响人们对东卫信心最大的因素,所有人都清楚,当年那个叫白总管的男人才是东卫真正的领袖。

电网再也撑不住,啪地粉碎,化作无数电芒,湮灭在空中。

驱赶溃兵的陈暮一行人,终于出现在敌人的视野中。

上百道红色光束从他手上迸射而出,笼罩着维阿前方的空间。

最前方的小队长,大概估测了一眼双方的距离,猛地高喝:“天空敌阵,宽翼标枪!掷!”

心中若有所悟,想起维阿曾对他说起的事。朝维阿前进的方向望去,那张金色面具进入陈暮的视野。

升腾而起的一千多颗橘红色高爆弹,就像一千多颗流星,铺天盖地轰然砸下!

天空中的陈暮视野广阔,他第一时间发现了悄然埋伏的巴格内尔。心中暗赞巴格内尔厉害,他也立即明白自己该做什么。

橘红的焰团染红了天空。

可谁能想到,就在今天,这个叫白总管的男人,回来了!

“他叫唐含沛。”

【欧迪烧】释放的诡异阴损的火焰,是第一波攻击。

小队伍的绞杀是对方最擅长战斗方式,大规模成建制的战斗反而是对方最薄弱的地方。

下面小队长脸色微变,急声怒喝:“宽翼标枪,掷!”

骨头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,维阿没有用空气技,只是单纯用他的拳头。他只是一步步逼近,眼睛没有别人,只有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。

标枪破空声、空气斩撕裂声、空气锥尖啸音不绝于耳。

不仅回来了,而且带领他们战斗!

无论是在东卫,还是在外界,都流传着陈暮失踪的流言。一直以来,这也是影响人们对东卫信心最大的因素,所有人都清楚,当年那个叫白总管的男人才是东卫真正的领袖。

天空中,陈暮看到这里,心中便已经清楚,赢了!巴格内尔出手的时间让他赞叹不已,果然姜是老的辣。巴格内尔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,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这样的优势如果他还不能取胜,那他就不是那头“狼”!

他看了一眼远处的陈暮,有些遗憾,有些萧索:“只是可惜,没有在死之前,杀到联邦。”

“是维阿!”

五百名战士齐声怒吼,如同平地惊雷。他们脸庞涨得通红,用尽全身力气,掷出手中宽翼标枪。

士兵们从来没见过如此恐怖如此诡异的东西,当看到自己的同伴在自己面前燃烧起来、变成火人、在地上翻滚着,嘶喊哀嚎着,他们的意志终于崩溃了。

咚!咚!咚!

瞥了一眼下面严阵以待的敌人,陈暮不为所动。

“维阿还活着!”

桑寒水脸色微变,急声怒吼:“封!”

而且,在掌握各个部队的动向之后,他便完全不担心。哪怕只有维阿四人,老板就绝不会有性命之忧,更何况还有桑寒水和肖波率领的青年卫,还有卢小茹一字眉领衔的护卫营!

绝望之下,他们疯狂地释放空气技,希望消灭些诡异的火焰。

王缓缓走出帐篷,看到天空的敌人,不悦道:“我们在前面就这么多人,就被么点敌人打得这么这一败涂地?”

但是还是有许多漏网之鱼,它们落在阵地之中。

“维阿!”

“我是他哥哥。”王有些骄傲道,他为这个身份而骄傲。

“哼!”金色面具下传出一声冷笑:“什么精锐勇士,全都是一群乌合之众!这就是各部落流传千家的勇武吗?嘿,祖先在天上看到子孙们如此怯懦,心中不知会作何感想?”

难道……

王左右无不面带愧色,的确,天空中的敌人不到三千,这实在算不得多。

看着状若疯魔的维阿,陈暮停下脚步,安静地看着。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此时的维阿不需要帮助,他只需要不被打扰。

没有看倒下的尸体一眼,他转身离去,脸上挂着泪水。

“我是他哥哥。”王有些骄傲道,他为这个身份而骄傲。

“封!”桑寒水面无表情。

“维阿!”

之前的失误是他对摩哈迪域太过于陌生,手上的信息太少所导致。今天的战斗,让他看明白了不少东西。

“可能是敌人高手比较多吧。”一位部落首领呐呐道,只是声音越来越小。

没想到,老板真的回来了!

维阿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疯狂。陈暮第一次在维阿没有表情的脸上,看到愤怒!

下面小队长脸色微变,急声怒喝:“宽翼标枪,掷!”

普通卡修初遇这样的攻击只怕会手忙脚乱,但是对于和这些摩哈迪域无卡流战斗过许久的东卫卡修来说,他们并不吃惊。

灰濛濛的天空如今渐渐暗了下来,隐约可见远处遮天蔽日的沙暴。

心中若有所悟,想起维阿曾对他说起的事。朝维阿前进的方向望去,那张金色面具进入陈暮的视野。

“哼!”金色面具下传出一声冷笑:“什么精锐勇士,全都是一群乌合之众!这就是各部落流传千家的勇武吗?嘿,祖先在天上看到子孙们如此怯懦,心中不知会作何感想?”

宽翼标枪是在标枪的枪身加上两翼,能够增加标枪飞行的稳定性和飞行距离。

这下轮到对方大惊失色,第一线小队长骇然失色,声音都变调,扯着嗓子喊:“拦下它们!”

无卡流擅攻不擅守,尤其是面对这样的能量攻击。每颗落在阵地的高爆弹,都炸起无数血肉残肢。这些无卡战士不是没见过杀戮,但是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恐怖如此避无可避的杀戮!

轰轰轰!

“呵,你是把好刀,不过,不是我的刀,扎手啊。”王似笑非笑地看着维阿。

周围所有部落首领全都是羞愧欲绝。这次的联军中,总共有九个部落,最大的部落的战士数目便不止三千人。被对方不到三千人打得落花流水,他们面子上也实在难看。

个人的力量此时是何等渺小。

其他队伍此时也按捺不住,怒喝声此起彼伏。

……

王就在身后,前线的士兵无不打起精神。

之前的失误是他对摩哈迪域太过于陌生,手上的信息太少所导致。今天的战斗,让他看明白了不少东西。

没有看倒下的尸体一眼,他转身离去,脸上挂着泪水。

火焰可以被切成两团,可以被击碎成一蓬更小的火花,但却极难被扑灭。哪怕再小一点火焰,如果沾在身上,都会燃烧起来。

最前方的小队长,大概估测了一眼双方的距离,猛地高喝:“天空敌阵,宽翼标枪!掷!”

宽翼标枪是在标枪的枪身加上两翼,能够增加标枪飞行的稳定性和飞行距离。

这五百名战士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无卡流,力量骇人,而且精擅投掷。这些黑色宽翼标枪在他们手上,射程之远,令人瞠目结舌。

“为什么?”维阿似乎恢复平静,他冷冷地问。

宽翼标枪是在标枪的枪身加上两翼,能够增加标枪飞行的稳定性和飞行距离。

但是还是有许多漏网之鱼,它们落在阵地之中。

他心中有些焦急,表面却没有表露分毫,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。

升腾而起的一千多颗橘红色高爆弹,就像一千多颗流星,铺天盖地轰然砸下!

这一句话,和他之前的任何一句话都绝不相同。之前的每句话,有淡然,有嘲讽,很礼貌,很从容,可让人听不出半点感情。可是这五个字,陈暮却听出其中蕴含的感情。

更何况巴格内尔?他现在出现的位置,基本就确立了足够的优势。哪怕今天不能击溃敌人,也能冲杀一阵,大大降低敌人的实力。换句话,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。

灰濛濛的天空如今渐渐暗了下来,隐约可见远处遮天蔽日的沙暴。

王周围空无一人,他却没有退缩,相反,他眼中露出嘲笑的味道。

“掷!”

又是一张电网!

……

不得不说,巴格内尔的战术素养,比起其他人要高几个等级。当他带领队伍悄然掩至敌人的侧翼时,敌人没有丝毫察觉。他却没有立即发动,而是耐心等待时机。

“保护王!”护卫们嘶声力竭,却充满绝望!

陈暮这才恍然发现,眼前这个男人和唐含沛颇有几分酷似,难道……

刚才几轮的投掷,每一轮都是用尽全力,这五百名战士也有些脱力。好在此时,其他队伍的战士也瞧出不妙,纷纷出手!

王周围空无一人,他却没有退缩,相反,他眼中露出嘲笑的味道。

五百名战士齐声怒吼,如同平地惊雷。他们脸庞涨得通红,用尽全身力气,掷出手中宽翼标枪。

驱赶溃兵的陈暮一行人,终于出现在敌人的视野中。

“封!”

更何况巴格内尔?他现在出现的位置,基本就确立了足够的优势。哪怕今天不能击溃敌人,也能冲杀一阵,大大降低敌人的实力。换句话,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。

【螺纹狙梭】!

“谁?”陈暮有些好奇地问。

“你从联邦来,我向你打听一个人。”王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,让人无法拒绝。

宽翼标枪的飞行声音极为独特,就像蛇群发出的嘶嘶声。

而且,在掌握各个部队的动向之后,他便完全不担心。哪怕只有维阿四人,老板就绝不会有性命之忧,更何况还有桑寒水和肖波率领的青年卫,还有卢小茹一字眉领衔的护卫营!

“维阿还活着!”

这五百名战士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无卡流,力量骇人,而且精擅投掷。这些黑色宽翼标枪在他们手上,射程之远,令人瞠目结舌。

陈暮这才恍然发现,眼前这个男人和唐含沛颇有几分酷似,难道……

“他还活着!”

灰濛濛的天空如今渐渐暗了下来,隐约可见远处遮天蔽日的沙暴。

维阿拳手陡然捏紧。

轰轰轰!

时间不多了……

五百支宽翼标枪像一蓬黑雨,倏地便到众人面前。

“你是谁?”维阿盯着王,仿若野兽从喉咙深处吐出来的咆哮。

没有看倒下的尸体一眼,他转身离去,脸上挂着泪水。

下面小队长脸色微变,急声怒喝:“宽翼标枪,掷!”

侧翼失守,情势立即一面倒。

对方的攻击也让陈暮感到意外,不过旋即释然,无卡流虽然不能飞行,但是在力量和力量控制方面,强过卡修不知多少等级。

“他还活着!”

时间不多了……

低层指挥者像割麦子,在这阵密集的爆音中,成片成片的倒下。

他们不知道在爆炸中如何保护自己,他们属于不同的部落,没有配合,没有掩护,没有默契。

一滴泪,滴落。

普通卡修初遇这样的攻击只怕会手忙脚乱,但是对于和这些摩哈迪域无卡流战斗过许久的东卫卡修来说,他们并不吃惊。

不得不说,巴格内尔的战术素养,比起其他人要高几个等级。当他带领队伍悄然掩至敌人的侧翼时,敌人没有丝毫察觉。他却没有立即发动,而是耐心等待时机。

没想到,老板真的回来了!

善于捕捉战机是一名指挥者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之一。

“攻!”肖波杀气腾腾。

对他这个级别的指挥者来说,对方的一个弱点,便足以让他们找到致胜的方法。他有足够的把握,能够打败摩哈迪域无卡流。即使今天不能毕其功于一役,他也不会遗憾,因为老板回来了!

啪啪啪的爆音中,夹杂着滋啦滋啦的电芒声,宽翼标枪纷纷被弹开,有的甚至被炸成数截。

个人的力量此时是何等渺小。

……

又是一张电网!

天空已经炸成一片,被拦截的高爆弹在半中直接炸开!

“封!”桑寒水面无表情。

当年老板就是为了救自己,才被风暴刮走,他责无旁贷。一直以来,他都固执认为,老板一定会回来,哪怕理智告诉他,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。就是这份固执,他拒绝回到联邦,坚守在条件艰苦的大裂缝基地。

王周围空无一人,他却没有退缩,相反,他眼中露出嘲笑的味道。

不得不说,巴格内尔的战术素养,比起其他人要高几个等级。当他带领队伍悄然掩至敌人的侧翼时,敌人没有丝毫察觉。他却没有立即发动,而是耐心等待时机。

他就这样,一步步朝王逼近!

个人的力量此时是何等渺小。

没想到,老板真的回来了!

刚才几轮的投掷,每一轮都是用尽全力,这五百名战士也有些脱力。好在此时,其他队伍的战士也瞧出不妙,纷纷出手!

惨叫声不绝于耳,血花迸溅,红色光束群就像一把梳子,把维阿前方的道路一下子梳了个遍!

无数橘红高爆弹,像一颗颗小太阳缓缓升起。而与此同时,一张巨大无比的银色能量电网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最前方的小队长,大概估测了一眼双方的距离,猛地高喝:“天空敌阵,宽翼标枪!掷!”

宽翼标枪狠狠撞在能量电网上。

宽翼标枪狠狠撞在能量电网上。

这一句话,和他之前的任何一句话都绝不相同。之前的每句话,有淡然,有嘲讽,很礼貌,很从容,可让人听不出半点感情。可是这五个字,陈暮却听出其中蕴含的感情。

“他叫唐含沛。”

小队伍的绞杀是对方最擅长战斗方式,大规模成建制的战斗反而是对方最薄弱的地方。

宽翼标枪的飞行声音极为独特,就像蛇群发出的嘶嘶声。

“维阿!”

他忽然瞥见一道身影,是维阿!

啪啪啪的爆音中,夹杂着滋啦滋啦的电芒声,宽翼标枪纷纷被弹开,有的甚至被炸成数截。

宽翼标枪狠狠撞在能量电网上。

一滴泪,滴落。

橘红的焰团染红了天空。

“为什么?”维阿似乎恢复平静,他冷冷地问。

不得不说,巴格内尔的战术素养,比起其他人要高几个等级。当他带领队伍悄然掩至敌人的侧翼时,敌人没有丝毫察觉。他却没有立即发动,而是耐心等待时机。

这五百名战士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无卡流,力量骇人,而且精擅投掷。这些黑色宽翼标枪在他们手上,射程之远,令人瞠目结舌。

更何况巴格内尔?他现在出现的位置,基本就确立了足够的优势。哪怕今天不能击溃敌人,也能冲杀一阵,大大降低敌人的实力。换句话,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。

下面小队长脸色微变,急声怒喝:“宽翼标枪,掷!”

他们没有见过陈暮,但是当年万众瞩目之下,那句“白总管这个名字,你听说过么”,曾经掀起的风暴,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曾写下的传奇,但凡是加入东卫的人,又怎会不知道呢?

“掷!”

最前方的小队长,大概估测了一眼双方的距离,猛地高喝:“天空敌阵,宽翼标枪!掷!”

老板的回归,对他们来说,至关重要。他们因为老板而走在一起,创下这番基业。除了老板,没有人有足够的威望,能够领导大家。这些年,东卫采取的联合决议方式,没有出大问题,实际只是无奈之举。可是,当他们渐渐老去,尤其是奚平和他,到时局面失控的可能性极大。

他心中有些焦急,表面却没有表露分毫,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。

其他队伍此时也按捺不住,怒喝声此起彼伏。

维阿一拳!

惊惶的声音像瘟疫般在阵地间扩散,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王屠灭维阿全族,追杀他的事迹在摩哈迪域并不是秘密。普通士兵并不认识维阿,但维阿占据摩哈迪域最强者十年的影响力,却早就深深刻在每一位战士心中。所以当那些部落首领喊出维阿的名字时,士兵们脑中只有一个念头——跑!

“呵呵。”王轻笑一声,伸出手,揭下脸上的面具。一个像学者般的中年人,脸上挂着淡淡的讥笑。看不到半点惊惶,神情轻松,仿若见友人。便是陈暮,不由心中折服。

没有护卫能够挡下他一击!那些绝望疯狂的护卫,也没能阻挡他前进的步伐。

【邪君瞳】!

一时间,标枪如雨!

之前的失误是他对摩哈迪域太过于陌生,手上的信息太少所导致。今天的战斗,让他看明白了不少东西。

维阿一拳!

沉闷如雷的爆音就像密集的鼓点,在嘈杂纷乱的战场竟然清晰可闻,不绝于耳!

借助爆炸的掩护,这些小朵小朵的火焰,直飘到阵地前端才被发现。任谁看到漫天飘扬的火焰雨,都情不自禁地泛起颓然无力之感。

没想到,老板真的回来了!

还有悲凉,陈暮感受到这种他以为不会在维阿身上出现的情绪。

“保护王!”护卫们嘶声力竭,却充满绝望!

电网再也撑不住,啪地粉碎,化作无数电芒,湮灭在空中。

惨叫声不绝于耳,血花迸溅,红色光束群就像一把梳子,把维阿前方的道路一下子梳了个遍!

……

桑寒水脸色微变,急声怒吼:“封!”

其他队伍此时也按捺不住,怒喝声此起彼伏。

“谁?”陈暮有些好奇地问。

可谁能想到,就在今天,这个叫白总管的男人,回来了!

没想到,老板真的回来了!

维阿一拳!

“你是他兄弟?”陈暮问。

惊惶的声音像瘟疫般在阵地间扩散,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王屠灭维阿全族,追杀他的事迹在摩哈迪域并不是秘密。普通士兵并不认识维阿,但维阿占据摩哈迪域最强者十年的影响力,却早就深深刻在每一位战士心中。所以当那些部落首领喊出维阿的名字时,士兵们脑中只有一个念头——跑!

又是一张电网!

他心中念得最多的就是这句。难道是自己老了?巴格内尔有时会这样想。

电网再也撑不住,啪地粉碎,化作无数电芒,湮灭在空中。

而且,在掌握各个部队的动向之后,他便完全不担心。哪怕只有维阿四人,老板就绝不会有性命之忧,更何况还有桑寒水和肖波率领的青年卫,还有卢小茹一字眉领衔的护卫营!

两秒后,啪!再次粉碎!

在远处,看到这一幕的巴格内尔神情呆滞,像石头人般立在那,一动不动,脸色惨白。

上百道红色光束从他手上迸射而出,笼罩着维阿前方的空间。

……

而且,在掌握各个部队的动向之后,他便完全不担心。哪怕只有维阿四人,老板就绝不会有性命之忧,更何况还有桑寒水和肖波率领的青年卫,还有卢小茹一字眉领衔的护卫营!

没有看倒下的尸体一眼,他转身离去,脸上挂着泪水。

……

不得不说,巴格内尔的战术素养,比起其他人要高几个等级。当他带领队伍悄然掩至敌人的侧翼时,敌人没有丝毫察觉。他却没有立即发动,而是耐心等待时机。

他心中有些焦急,表面却没有表露分毫,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。

“封!”

周围所有部落首领全都是羞愧欲绝。这次的联军中,总共有九个部落,最大的部落的战士数目便不止三千人。被对方不到三千人打得落花流水,他们面子上也实在难看。

只听得肖波一声带着几分疯狂的怒吼:“干掉他们!”

无论是在东卫,还是在外界,都流传着陈暮失踪的流言。一直以来,这也是影响人们对东卫信心最大的因素,所有人都清楚,当年那个叫白总管的男人才是东卫真正的领袖。

“维阿还活着!”

“保护王!”护卫们嘶声力竭,却充满绝望!

噩梦开始。

王缓缓走出帐篷,看到天空的敌人,不悦道:“我们在前面就这么多人,就被么点敌人打得这么这一败涂地?”

王周围空无一人,他却没有退缩,相反,他眼中露出嘲笑的味道。

第三张电网,第一组青年卫卡修此时已经脸色苍白,这种超大型的防护能量网消耗极大。

“谁?”陈暮有些好奇地问。

噗!最前线一直怒目圆睁的小队长太阳穴突然爆出一团鲜红的血花,他动作一滞,直楞楞倒下。

一直压在他心头的担忧终于不翼而飞,脚步似乎都轻了许多。

维阿一拳!

桑寒水脸色微变,急声怒吼:“封!”

【螺纹狙梭】!

个人的力量此时是何等渺小。

维阿拳手陡然捏紧。

只听得肖波一声带着几分疯狂的怒吼:“干掉他们!”

惨叫声不绝于耳,血花迸溅,红色光束群就像一把梳子,把维阿前方的道路一下子梳了个遍!

天空中的陈暮视野广阔,他第一时间发现了悄然埋伏的巴格内尔。心中暗赞巴格内尔厉害,他也立即明白自己该做什么。

巴格内尔强忍心中的冲动,没有与陈暮他们汇合,而是直接带着部队,悄然掩至敌人的侧翼。

“可能是敌人高手比较多吧。”一位部落首领呐呐道,只是声音越来越小。

升腾而起的一千多颗橘红色高爆弹,就像一千多颗流星,铺天盖地轰然砸下!

惨叫声不绝于耳,血花迸溅,红色光束群就像一把梳子,把维阿前方的道路一下子梳了个遍!

“你是他兄弟?”陈暮问。

来不及细想,陈暮身形一动,像一只猎鹰般,开始向下俯冲!

这下轮到对方大惊失色,第一线小队长骇然失色,声音都变调,扯着嗓子喊:“拦下它们!”

对方的攻击也让陈暮感到意外,不过旋即释然,无卡流虽然不能飞行,但是在力量和力量控制方面,强过卡修不知多少等级。

他们没有见过陈暮,但是当年万众瞩目之下,那句“白总管这个名字,你听说过么”,曾经掀起的风暴,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曾写下的传奇,但凡是加入东卫的人,又怎会不知道呢?

维阿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疯狂。陈暮第一次在维阿没有表情的脸上,看到愤怒!

刚才几轮的投掷,每一轮都是用尽全力,这五百名战士也有些脱力。好在此时,其他队伍的战士也瞧出不妙,纷纷出手!

王点点头,这些名头没有引起他一丝波澜。

还有悲凉,陈暮感受到这种他以为不会在维阿身上出现的情绪。

看着状若疯魔的维阿,陈暮停下脚步,安静地看着。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此时的维阿不需要帮助,他只需要不被打扰。

他心中有些焦急,表面却没有表露分毫,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。

标枪破空声、空气斩撕裂声、空气锥尖啸音不绝于耳。

更何况巴格内尔?他现在出现的位置,基本就确立了足够的优势。哪怕今天不能击溃敌人,也能冲杀一阵,大大降低敌人的实力。换句话,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。

善于捕捉战机是一名指挥者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之一。

“之前我就在猜,你肯定没死。”王笑了#粉扑-儿.文=~學*)笑:“死在你手,一直是我的愿望呢。”

“掷!”

轰轰轰!

“之前我就在猜,你肯定没死。”王笑了#粉扑-儿.文=~學*)笑:“死在你手,一直是我的愿望呢。”

王又是一声轻笑,他忽然转过身,朝陈暮招手。陈暮心中有些敬佩,能够在死前如此从容,这人真是个厉害人物。见对方向自己招手,他也不惧,坦然飞落。

“哼!”金色面具下传出一声冷笑:“什么精锐勇士,全都是一群乌合之众!这就是各部落流传千家的勇武吗?嘿,祖先在天上看到子孙们如此怯懦,心中不知会作何感想?”

“可能是敌人高手比较多吧。”一位部落首领呐呐道,只是声音越来越小。

天空已经炸成一片,被拦截的高爆弹在半中直接炸开!

然而,凶名赫赫的【欧迪烧】就算在联邦,也是人见人畏的东西,又岂是如此轻易被扑灭?

【邪君瞳】!

橘红的焰团染红了天空。

“是维阿!”

然而,凶名赫赫的【欧迪烧】就算在联邦,也是人见人畏的东西,又岂是如此轻易被扑灭?

又是一张电网!

轰轰轰!

收回目光的维阿紧紧盯着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!

他心中念得最多的就是这句。难道是自己老了?巴格内尔有时会这样想。

天空已经炸成一片,被拦截的高爆弹在半中直接炸开!

但是还是有许多漏网之鱼,它们落在阵地之中。

陈暮补充一句道:“他是我的敌人。”

回来就好!

王就在身后,前线的士兵无不打起精神。

橘红的焰团染红了天空。

宽翼标枪是在标枪的枪身加上两翼,能够增加标枪飞行的稳定性和飞行距离。

桑寒水脸色微变,急声怒吼:“封!”

他心中有些焦急,表面却没有表露分毫,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。

噩梦开始。

看着状若疯魔的维阿,陈暮停下脚步,安静地看着。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此时的维阿不需要帮助,他只需要不被打扰。

“之前我就在猜,你肯定没死。”王笑了#粉扑-儿.文=~學*)笑:“死在你手,一直是我的愿望呢。”

五百支宽翼标枪像一蓬黑雨,倏地便到众人面前。

他心中有些焦急,表面却没有表露分毫,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。

“维阿!”

老板的回归,对他们来说,至关重要。他们因为老板而走在一起,创下这番基业。除了老板,没有人有足够的威望,能够领导大家。这些年,东卫采取的联合决议方式,没有出大问题,实际只是无奈之举。可是,当他们渐渐老去,尤其是奚平和他,到时局面失控的可能性极大。

“你是谁?”维阿盯着王,仿若野兽从喉咙深处吐出来的咆哮。

无卡流擅攻不擅守,尤其是面对这样的能量攻击。每颗落在阵地的高爆弹,都炸起无数血肉残肢。这些无卡战士不是没见过杀戮,但是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恐怖如此避无可避的杀戮!

王点点头,这些名头没有引起他一丝波澜。

“可能是敌人高手比较多吧。”一位部落首领呐呐道,只是声音越来越小。

对方虽然前线溃败,但是并未曾伤及根本,当他看到严阵以待的敌阵时,便心中了然。如果现在冲下去,对方在初期的混乱之后,战斗很有可能陷入拉锯战,这是他不想看到的。

两秒后,啪!再次粉碎!

他转过身,似笑非笑地看着维阿:“你动手,还是我自己动手?”

陈暮这才恍然发现,眼前这个男人和唐含沛颇有几分酷似,难道……

个人的力量此时是何等渺小。

之前的失误是他对摩哈迪域太过于陌生,手上的信息太少所导致。今天的战斗,让他看明白了不少东西。

王点点头,这些名头没有引起他一丝波澜。

王点点头,这些名头没有引起他一丝波澜。

士兵们从来没见过如此恐怖如此诡异的东西,当看到自己的同伴在自己面前燃烧起来、变成火人、在地上翻滚着,嘶喊哀嚎着,他们的意志终于崩溃了。

他们不知道在爆炸中如何保护自己,他们属于不同的部落,没有配合,没有掩护,没有默契。

善于捕捉战机是一名指挥者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之一。

难道……

心中若有所悟,想起维阿曾对他说起的事。朝维阿前进的方向望去,那张金色面具进入陈暮的视野。

就在他们被这波高爆弹炸懵的时候,巴格内尔发动了!

灰濛濛的天空如今渐渐暗了下来,隐约可见远处遮天蔽日的沙暴。

“我是他哥哥。”王有些骄傲道,他为这个身份而骄傲。

天空已经炸成一片,被拦截的高爆弹在半中直接炸开!

刚才几轮的投掷,每一轮都是用尽全力,这五百名战士也有些脱力。好在此时,其他队伍的战士也瞧出不妙,纷纷出手!

就在他们被这波高爆弹炸懵的时候,巴格内尔发动了!

【欧迪烧】释放的诡异阴损的火焰,是第一波攻击。

然而,凶名赫赫的【欧迪烧】就算在联邦,也是人见人畏的东西,又岂是如此轻易被扑灭?

当看到老板岌岌可危时,他第一反应也是愤怒,但作出一名最顶级的指挥者,他很快冷静下来。除了维阿,就数他跟着老板的时间最长,他对老板的了解也远比其他深刻得多。

借助爆炸的掩护,这些小朵小朵的火焰,直飘到阵地前端才被发现。任谁看到漫天飘扬的火焰雨,都情不自禁地泛起颓然无力之感。

“我是谁很重要么?”王脸上讥笑意味更重。

还有悲凉,陈暮感受到这种他以为不会在维阿身上出现的情绪。

“维阿!”

宽翼标枪是在标枪的枪身加上两翼,能够增加标枪飞行的稳定性和飞行距离。

无卡流擅攻不擅守,尤其是面对这样的能量攻击。每颗落在阵地的高爆弹,都炸起无数血肉残肢。这些无卡战士不是没见过杀戮,但是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恐怖如此避无可避的杀戮!

王又是一声轻笑,他忽然转过身,朝陈暮招手。陈暮心中有些敬佩,能够在死前如此从容,这人真是个厉害人物。见对方向自己招手,他也不惧,坦然飞落。

可是现在,老板回来了!

维阿拳手陡然捏紧。

绝望之下,他们疯狂地释放空气技,希望消灭些诡异的火焰。

灰濛濛的天空如今渐渐暗了下来,隐约可见远处遮天蔽日的沙暴。

他心中念得最多的就是这句。难道是自己老了?巴格内尔有时会这样想。

他们没有见过陈暮,但是当年万众瞩目之下,那句“白总管这个名字,你听说过么”,曾经掀起的风暴,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曾写下的传奇,但凡是加入东卫的人,又怎会不知道呢?

可是现在,老板回来了!

回来就好!

还有悲凉,陈暮感受到这种他以为不会在维阿身上出现的情绪。

然而,凶名赫赫的【欧迪烧】就算在联邦,也是人见人畏的东西,又岂是如此轻易被扑灭?

当年老板就是为了救自己,才被风暴刮走,他责无旁贷。一直以来,他都固执认为,老板一定会回来,哪怕理智告诉他,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。就是这份固执,他拒绝回到联邦,坚守在条件艰苦的大裂缝基地。

还有悲凉,陈暮感受到这种他以为不会在维阿身上出现的情绪。

火焰可以被切成两团,可以被击碎成一蓬更小的火花,但却极难被扑灭。哪怕再小一点火焰,如果沾在身上,都会燃烧起来。

维阿一拳!

他们没有见过陈暮,但是当年万众瞩目之下,那句“白总管这个名字,你听说过么”,曾经掀起的风暴,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曾写下的传奇,但凡是加入东卫的人,又怎会不知道呢?

“保护王!”护卫们嘶声力竭,却充满绝望!

“维阿还活着!”

小队伍的绞杀是对方最擅长战斗方式,大规模成建制的战斗反而是对方最薄弱的地方。

士兵们从来没见过如此恐怖如此诡异的东西,当看到自己的同伴在自己面前燃烧起来、变成火人、在地上翻滚着,嘶喊哀嚎着,他们的意志终于崩溃了。

灰濛濛的天空如今渐渐暗了下来,隐约可见远处遮天蔽日的沙暴。

天空中的陈暮视野广阔,他第一时间发现了悄然埋伏的巴格内尔。心中暗赞巴格内尔厉害,他也立即明白自己该做什么。

维阿在往阵地里突进,陈暮心中有些疑惑,维阿突进的姿态在他眼中是如此坚决,甚至与小步默他们拉开距离。

“他叫唐含沛。”

还有悲凉,陈暮感受到这种他以为不会在维阿身上出现的情绪。

橘红的焰团染红了天空。

维阿在往阵地里突进,陈暮心中有些疑惑,维阿突进的姿态在他眼中是如此坚决,甚至与小步默他们拉开距离。

惨叫声不绝于耳,血花迸溅,红色光束群就像一把梳子,把维阿前方的道路一下子梳了个遍!

这些火焰的速度并不快,只要他们转身逃跑,这些火焰就追不上他们。

可是现在,老板回来了!

一时间,标枪如雨!

他心中念得最多的就是这句。难道是自己老了?巴格内尔有时会这样想。

他们选择了逃跑!

“维阿!”

惨叫声不绝于耳,血花迸溅,红色光束群就像一把梳子,把维阿前方的道路一下子梳了个遍!

绝望之下,他们疯狂地释放空气技,希望消灭些诡异的火焰。

只听得肖波一声带着几分疯狂的怒吼:“干掉他们!”

侧翼失守,情势立即一面倒。

心中若有所悟,想起维阿曾对他说起的事。朝维阿前进的方向望去,那张金色面具进入陈暮的视野。

噗!最前线一直怒目圆睁的小队长太阳穴突然爆出一团鲜红的血花,他动作一滞,直楞楞倒下。

王眼中陡然一亮:“很好!”

没想到,老板真的回来了!

只听得肖波一声带着几分疯狂的怒吼:“干掉他们!”

咚!咚!咚!

“你是谁?”维阿盯着王,仿若野兽从喉咙深处吐出来的咆哮。

看着状若疯魔的维阿,陈暮停下脚步,安静地看着。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此时的维阿不需要帮助,他只需要不被打扰。

【邪君瞳】!

就在他们被这波高爆弹炸懵的时候,巴格内尔发动了!

沉闷如雷的爆音就像密集的鼓点,在嘈杂纷乱的战场竟然清晰可闻,不绝于耳!

“保护王!”护卫们嘶声力竭,却充满绝望!

普通卡修初遇这样的攻击只怕会手忙脚乱,但是对于和这些摩哈迪域无卡流战斗过许久的东卫卡修来说,他们并不吃惊。

噗!最前线一直怒目圆睁的小队长太阳穴突然爆出一团鲜红的血花,他动作一滞,直楞楞倒下。

“保护王!”护卫们嘶声力竭,却充满绝望!

……

老板的回归,对他们来说,至关重要。他们因为老板而走在一起,创下这番基业。除了老板,没有人有足够的威望,能够领导大家。这些年,东卫采取的联合决议方式,没有出大问题,实际只是无奈之举。可是,当他们渐渐老去,尤其是奚平和他,到时局面失控的可能性极大。

“哼!”金色面具下传出一声冷笑:“什么精锐勇士,全都是一群乌合之众!这就是各部落流传千家的勇武吗?嘿,祖先在天上看到子孙们如此怯懦,心中不知会作何感想?”

而且,在掌握各个部队的动向之后,他便完全不担心。哪怕只有维阿四人,老板就绝不会有性命之忧,更何况还有桑寒水和肖波率领的青年卫,还有卢小茹一字眉领衔的护卫营!

低层指挥者像割麦子,在这阵密集的爆音中,成片成片的倒下。

他看了一眼远处的陈暮,有些遗憾,有些萧索:“只是可惜,没有在死之前,杀到联邦。”

王点点头,这些名头没有引起他一丝波澜。

……

不仅回来了,而且带领他们战斗!

“哼!”金色面具下传出一声冷笑:“什么精锐勇士,全都是一群乌合之众!这就是各部落流传千家的勇武吗?嘿,祖先在天上看到子孙们如此怯懦,心中不知会作何感想?”

电网再也撑不住,啪地粉碎,化作无数电芒,湮灭在空中。

【螺纹狙梭】!

他转过身,似笑非笑地看着维阿:“你动手,还是我自己动手?”

在他身后,桑寒水肖波等人都亢奋至极,他们不仅看到老板的回归,还能和老板并肩作战,此中的畅快,实在难以用语言描述!刚刚大胜的卡修们,士气无不大振。

天空中,陈暮看到这里,心中便已经清楚,赢了!巴格内尔出手的时间让他赞叹不已,果然姜是老的辣。巴格内尔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,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这样的优势如果他还不能取胜,那他就不是那头“狼”!

瞥了一眼下面严阵以待的敌人,陈暮不为所动。

天空中,陈暮看到这里,心中便已经清楚,赢了!巴格内尔出手的时间让他赞叹不已,果然姜是老的辣。巴格内尔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,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这样的优势如果他还不能取胜,那他就不是那头“狼”!

“哼!”金色面具下传出一声冷笑:“什么精锐勇士,全都是一群乌合之众!这就是各部落流传千家的勇武吗?嘿,祖先在天上看到子孙们如此怯懦,心中不知会作何感想?”

部落首领们惊惶的声音,维阿充耳不闻,他眼中只有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。

宽翼标枪的飞行声音极为独特,就像蛇群发出的嘶嘶声。

无论是在东卫,还是在外界,都流传着陈暮失踪的流言。一直以来,这也是影响人们对东卫信心最大的因素,所有人都清楚,当年那个叫白总管的男人才是东卫真正的领袖。

周围所有部落首领全都是羞愧欲绝。这次的联军中,总共有九个部落,最大的部落的战士数目便不止三千人。被对方不到三千人打得落花流水,他们面子上也实在难看。

他心中被喜悦填满,甚至连带着,杀气都淡了许多。

只听得肖波一声带着几分疯狂的怒吼:“干掉他们!”

他忽然瞥见一道身影,是维阿!

对方虽然前线溃败,但是并未曾伤及根本,当他看到严阵以待的敌阵时,便心中了然。如果现在冲下去,对方在初期的混乱之后,战斗很有可能陷入拉锯战,这是他不想看到的。

他就这样,一步步朝王逼近!

“谁?”陈暮有些好奇地问。

老板的回归,对他们来说,至关重要。他们因为老板而走在一起,创下这番基业。除了老板,没有人有足够的威望,能够领导大家。这些年,东卫采取的联合决议方式,没有出大问题,实际只是无奈之举。可是,当他们渐渐老去,尤其是奚平和他,到时局面失控的可能性极大。

维阿在往阵地里突进,陈暮心中有些疑惑,维阿突进的姿态在他眼中是如此坚决,甚至与小步默他们拉开距离。

不仅回来了,而且带领他们战斗!

啪啪啪的爆音中,夹杂着滋啦滋啦的电芒声,宽翼标枪纷纷被弹开,有的甚至被炸成数截。

而且,在掌握各个部队的动向之后,他便完全不担心。哪怕只有维阿四人,老板就绝不会有性命之忧,更何况还有桑寒水和肖波率领的青年卫,还有卢小茹一字眉领衔的护卫营!

当年老板就是为了救自己,才被风暴刮走,他责无旁贷。一直以来,他都固执认为,老板一定会回来,哪怕理智告诉他,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。就是这份固执,他拒绝回到联邦,坚守在条件艰苦的大裂缝基地。

【邪君瞳】!

两秒后,啪!再次粉碎!

……

心中若有所悟,想起维阿曾对他说起的事。朝维阿前进的方向望去,那张金色面具进入陈暮的视野。

无论是在东卫,还是在外界,都流传着陈暮失踪的流言。一直以来,这也是影响人们对东卫信心最大的因素,所有人都清楚,当年那个叫白总管的男人才是东卫真正的领袖。

驱赶溃兵的陈暮一行人,终于出现在敌人的视野中。

当年老板就是为了救自己,才被风暴刮走,他责无旁贷。一直以来,他都固执认为,老板一定会回来,哪怕理智告诉他,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。就是这份固执,他拒绝回到联邦,坚守在条件艰苦的大裂缝基地。

回来就好!

在他身后,桑寒水肖波等人都亢奋至极,他们不仅看到老板的回归,还能和老板并肩作战,此中的畅快,实在难以用语言描述!刚刚大胜的卡修们,士气无不大振。

两秒后,啪!再次粉碎!

时间不多了……

无论是在东卫,还是在外界,都流传着陈暮失踪的流言。一直以来,这也是影响人们对东卫信心最大的因素,所有人都清楚,当年那个叫白总管的男人才是东卫真正的领袖。

难道……

【欧迪烧】释放的诡异阴损的火焰,是第一波攻击。

士兵们从来没见过如此恐怖如此诡异的东西,当看到自己的同伴在自己面前燃烧起来、变成火人、在地上翻滚着,嘶喊哀嚎着,他们的意志终于崩溃了。

瞥了一眼下面严阵以待的敌人,陈暮不为所动。

来不及细想,陈暮身形一动,像一只猎鹰般,开始向下俯冲!

卡修中的老人看到陈暮时的激动,也迅速让后加入的卡修明白这个神秘强大的男人究竟是谁!

标枪破空声、空气斩撕裂声、空气锥尖啸音不绝于耳。

部落首领们惊惶的声音,维阿充耳不闻,他眼中只有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。

噩梦开始。

这下轮到对方大惊失色,第一线小队长骇然失色,声音都变调,扯着嗓子喊:“拦下它们!”

“你是谁?”维阿盯着王,仿若野兽从喉咙深处吐出来的咆哮。

【邪君瞳】!

无数橘红高爆弹,像一颗颗小太阳缓缓升起。而与此同时,一张巨大无比的银色能量电网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陈暮这才恍然发现,眼前这个男人和唐含沛颇有几分酷似,难道……

绝望之下,他们疯狂地释放空气技,希望消灭些诡异的火焰。

“为什么?”维阿似乎恢复平静,他冷冷地问。

然而,凶名赫赫的【欧迪烧】就算在联邦,也是人见人畏的东西,又岂是如此轻易被扑灭?

王点点头,这些名头没有引起他一丝波澜。

上百道红色光束从他手上迸射而出,笼罩着维阿前方的空间。

收回目光的维阿紧紧盯着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!

“他很好,是现在联邦综合学府的校长,联邦第一卡修。”陈暮虽然大概猜到,依然有些吃惊。

回来就好!

他忽然瞥见一道身影,是维阿!

惨叫声不绝于耳,血花迸溅,红色光束群就像一把梳子,把维阿前方的道路一下子梳了个遍!

噗!最前线一直怒目圆睁的小队长太阳穴突然爆出一团鲜红的血花,他动作一滞,直楞楞倒下。

周围所有部落首领全都是羞愧欲绝。这次的联军中,总共有九个部落,最大的部落的战士数目便不止三千人。被对方不到三千人打得落花流水,他们面子上也实在难看。

天空中,陈暮看到这里,心中便已经清楚,赢了!巴格内尔出手的时间让他赞叹不已,果然姜是老的辣。巴格内尔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,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这样的优势如果他还不能取胜,那他就不是那头“狼”!

下面小队长脸色微变,急声怒喝:“宽翼标枪,掷!”

在他身后,桑寒水肖波等人都亢奋至极,他们不仅看到老板的回归,还能和老板并肩作战,此中的畅快,实在难以用语言描述!刚刚大胜的卡修们,士气无不大振。

天空已经炸成一片,被拦截的高爆弹在半中直接炸开!

维阿看了一眼陈暮,两人之间的默契不需要废话,他的速度不曾降下半点。

“为什么?”维阿似乎恢复平静,他冷冷地问。

王眼中陡然一亮:“很好!”

“你从联邦来,我向你打听一个人。”王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,让人无法拒绝。

“你是他兄弟?”陈暮问。

啪啪啪的爆音中,夹杂着滋啦滋啦的电芒声,宽翼标枪纷纷被弹开,有的甚至被炸成数截。

升腾而起的一千多颗橘红色高爆弹,就像一千多颗流星,铺天盖地轰然砸下!

收回目光的维阿紧紧盯着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!

可谁能想到,就在今天,这个叫白总管的男人,回来了!

“你从联邦来,我向你打听一个人。”王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,让人无法拒绝。

在他身后,桑寒水肖波等人都亢奋至极,他们不仅看到老板的回归,还能和老板并肩作战,此中的畅快,实在难以用语言描述!刚刚大胜的卡修们,士气无不大振。

王就在身后,前线的士兵无不打起精神。

王左右无不面带愧色,的确,天空中的敌人不到三千,这实在算不得多。

啪啪啪的爆音中,夹杂着滋啦滋啦的电芒声,宽翼标枪纷纷被弹开,有的甚至被炸成数截。

“维阿!”

“攻!”肖波杀气腾腾。

“封!”桑寒水面无表情。

“是维阿!”

惨叫声不绝于耳,血花迸溅,红色光束群就像一把梳子,把维阿前方的道路一下子梳了个遍!

老板的回归,对他们来说,至关重要。他们因为老板而走在一起,创下这番基业。除了老板,没有人有足够的威望,能够领导大家。这些年,东卫采取的联合决议方式,没有出大问题,实际只是无奈之举。可是,当他们渐渐老去,尤其是奚平和他,到时局面失控的可能性极大。

骨头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,维阿没有用空气技,只是单纯用他的拳头。他只是一步步逼近,眼睛没有别人,只有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。

“哼!”金色面具下传出一声冷笑:“什么精锐勇士,全都是一群乌合之众!这就是各部落流传千家的勇武吗?嘿,祖先在天上看到子孙们如此怯懦,心中不知会作何感想?”

在他身后,桑寒水肖波等人都亢奋至极,他们不仅看到老板的回归,还能和老板并肩作战,此中的畅快,实在难以用语言描述!刚刚大胜的卡修们,士气无不大振。

侧翼失守,情势立即一面倒。

“他还活着!”

还有悲凉,陈暮感受到这种他以为不会在维阿身上出现的情绪。

喀嚓!喀嚓!

橘红的焰团染红了天空。

王就在身后,前线的士兵无不打起精神。

可是现在,老板回来了!

……

他忽然瞥见一道身影,是维阿!

王就在身后,前线的士兵无不打起精神。

“谁?”陈暮有些好奇地问。

侧翼失守,情势立即一面倒。

火焰可以被切成两团,可以被击碎成一蓬更小的火花,但却极难被扑灭。哪怕再小一点火焰,如果沾在身上,都会燃烧起来。

部落首领们惊惶的声音,维阿充耳不闻,他眼中只有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。

宽翼标枪狠狠撞在能量电网上。

天空中的陈暮视野广阔,他第一时间发现了悄然埋伏的巴格内尔。心中暗赞巴格内尔厉害,他也立即明白自己该做什么。

只听得肖波一声带着几分疯狂的怒吼:“干掉他们!”

【欧迪烧】释放的诡异阴损的火焰,是第一波攻击。

卡修中的老人看到陈暮时的激动,也迅速让后加入的卡修明白这个神秘强大的男人究竟是谁!

天空中的陈暮视野广阔,他第一时间发现了悄然埋伏的巴格内尔。心中暗赞巴格内尔厉害,他也立即明白自己该做什么。

对方虽然前线溃败,但是并未曾伤及根本,当他看到严阵以待的敌阵时,便心中了然。如果现在冲下去,对方在初期的混乱之后,战斗很有可能陷入拉锯战,这是他不想看到的。

“保护王!”护卫们嘶声力竭,却充满绝望!

不仅回来了,而且带领他们战斗!

刚才几轮的投掷,每一轮都是用尽全力,这五百名战士也有些脱力。好在此时,其他队伍的战士也瞧出不妙,纷纷出手!

“哼!”金色面具下传出一声冷笑:“什么精锐勇士,全都是一群乌合之众!这就是各部落流传千家的勇武吗?嘿,祖先在天上看到子孙们如此怯懦,心中不知会作何感想?”

宽翼标枪是在标枪的枪身加上两翼,能够增加标枪飞行的稳定性和飞行距离。

“维阿!”

“你是谁?”维阿盯着王,仿若野兽从喉咙深处吐出来的咆哮。

宽翼标枪的飞行声音极为独特,就像蛇群发出的嘶嘶声。

回来就好!

“维阿还活着!”

沉闷如雷的爆音就像密集的鼓点,在嘈杂纷乱的战场竟然清晰可闻,不绝于耳!

【螺纹狙梭】!

【邪君瞳】!

“保护王!”护卫们嘶声力竭,却充满绝望!

咚!咚!咚!

……

骨头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,维阿没有用空气技,只是单纯用他的拳头。他只是一步步逼近,眼睛没有别人,只有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。

不仅回来了,而且带领他们战斗!

然而,凶名赫赫的【欧迪烧】就算在联邦,也是人见人畏的东西,又岂是如此轻易被扑灭?

“你是他兄弟?”陈暮问。

可是现在,老板回来了!

王又是一声轻笑,他忽然转过身,朝陈暮招手。陈暮心中有些敬佩,能够在死前如此从容,这人真是个厉害人物。见对方向自己招手,他也不惧,坦然飞落。

他们不知道在爆炸中如何保护自己,他们属于不同的部落,没有配合,没有掩护,没有默契。

惊惶的声音像瘟疫般在阵地间扩散,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王屠灭维阿全族,追杀他的事迹在摩哈迪域并不是秘密。普通士兵并不认识维阿,但维阿占据摩哈迪域最强者十年的影响力,却早就深深刻在每一位战士心中。所以当那些部落首领喊出维阿的名字时,士兵们脑中只有一个念头——跑!

其他队伍此时也按捺不住,怒喝声此起彼伏。

不得不说,巴格内尔的战术素养,比起其他人要高几个等级。当他带领队伍悄然掩至敌人的侧翼时,敌人没有丝毫察觉。他却没有立即发动,而是耐心等待时机。

只听得肖波一声带着几分疯狂的怒吼:“干掉他们!”

维阿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疯狂。陈暮第一次在维阿没有表情的脸上,看到愤怒!

他心中有些焦急,表面却没有表露分毫,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。

“他还活着!”

还有悲凉,陈暮感受到这种他以为不会在维阿身上出现的情绪。

“他叫唐含沛。”

下面小队长脸色微变,急声怒喝:“宽翼标枪,掷!”

灰濛濛的天空如今渐渐暗了下来,隐约可见远处遮天蔽日的沙暴。

看着状若疯魔的维阿,陈暮停下脚步,安静地看着。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此时的维阿不需要帮助,他只需要不被打扰。

“是维阿!”

“攻!”肖波杀气腾腾。

啪啪啪的爆音中,夹杂着滋啦滋啦的电芒声,宽翼标枪纷纷被弹开,有的甚至被炸成数截。

普通卡修初遇这样的攻击只怕会手忙脚乱,但是对于和这些摩哈迪域无卡流战斗过许久的东卫卡修来说,他们并不吃惊。

时间不多了……

维阿看了一眼陈暮,两人之间的默契不需要废话,他的速度不曾降下半点。

喀嚓!喀嚓!

对方的攻击也让陈暮感到意外,不过旋即释然,无卡流虽然不能飞行,但是在力量和力量控制方面,强过卡修不知多少等级。

桑寒水脸色微变,急声怒吼:“封!”

骨头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,维阿没有用空气技,只是单纯用他的拳头。他只是一步步逼近,眼睛没有别人,只有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。

借助爆炸的掩护,这些小朵小朵的火焰,直飘到阵地前端才被发现。任谁看到漫天飘扬的火焰雨,都情不自禁地泛起颓然无力之感。

他看了一眼远处的陈暮,有些遗憾,有些萧索:“只是可惜,没有在死之前,杀到联邦。”

灰濛濛的天空如今渐渐暗了下来,隐约可见远处遮天蔽日的沙暴。

在他身后,桑寒水肖波等人都亢奋至极,他们不仅看到老板的回归,还能和老板并肩作战,此中的畅快,实在难以用语言描述!刚刚大胜的卡修们,士气无不大振。

侧翼失守,情势立即一面倒。

刚才几轮的投掷,每一轮都是用尽全力,这五百名战士也有些脱力。好在此时,其他队伍的战士也瞧出不妙,纷纷出手!

个人的力量此时是何等渺小。

没有护卫能够挡下他一击!那些绝望疯狂的护卫,也没能阻挡他前进的步伐。

借助爆炸的掩护,这些小朵小朵的火焰,直飘到阵地前端才被发现。任谁看到漫天飘扬的火焰雨,都情不自禁地泛起颓然无力之感。

部落首领们惊惶的声音,维阿充耳不闻,他眼中只有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。

他就这样,一步步朝王逼近!

他们没有见过陈暮,但是当年万众瞩目之下,那句“白总管这个名字,你听说过么”,曾经掀起的风暴,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曾写下的传奇,但凡是加入东卫的人,又怎会不知道呢?

沉闷如雷的爆音就像密集的鼓点,在嘈杂纷乱的战场竟然清晰可闻,不绝于耳!

“维阿!”

时间不多了……

他忽然瞥见一道身影,是维阿!

这些火焰的速度并不快,只要他们转身逃跑,这些火焰就追不上他们。

两秒后,啪!再次粉碎!

这下轮到对方大惊失色,第一线小队长骇然失色,声音都变调,扯着嗓子喊:“拦下它们!”

王周围空无一人,他却没有退缩,相反,他眼中露出嘲笑的味道。

士兵们从来没见过如此恐怖如此诡异的东西,当看到自己的同伴在自己面前燃烧起来、变成火人、在地上翻滚着,嘶喊哀嚎着,他们的意志终于崩溃了。

陈暮补充一句道:“他是我的敌人。”

对方虽然前线溃败,但是并未曾伤及根本,当他看到严阵以待的敌阵时,便心中了然。如果现在冲下去,对方在初期的混乱之后,战斗很有可能陷入拉锯战,这是他不想看到的。

个人的力量此时是何等渺小。

王又是一声轻笑,他忽然转过身,朝陈暮招手。陈暮心中有些敬佩,能够在死前如此从容,这人真是个厉害人物。见对方向自己招手,他也不惧,坦然飞落。

“哼!”金色面具下传出一声冷笑:“什么精锐勇士,全都是一群乌合之众!这就是各部落流传千家的勇武吗?嘿,祖先在天上看到子孙们如此怯懦,心中不知会作何感想?”

“之前我就在猜,你肯定没死。”王笑了#粉扑-儿.文=~學*)笑:“死在你手,一直是我的愿望呢。”

桑寒水脸色微变,急声怒吼:“封!”

无论是在东卫,还是在外界,都流传着陈暮失踪的流言。一直以来,这也是影响人们对东卫信心最大的因素,所有人都清楚,当年那个叫白总管的男人才是东卫真正的领袖。

更何况巴格内尔?他现在出现的位置,基本就确立了足够的优势。哪怕今天不能击溃敌人,也能冲杀一阵,大大降低敌人的实力。换句话,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。

“你是他兄弟?”陈暮问。

他心中被喜悦填满,甚至连带着,杀气都淡了许多。

他看了一眼远处的陈暮,有些遗憾,有些萧索:“只是可惜,没有在死之前,杀到联邦。”

当看到老板岌岌可危时,他第一反应也是愤怒,但作出一名最顶级的指挥者,他很快冷静下来。除了维阿,就数他跟着老板的时间最长,他对老板的了解也远比其他深刻得多。

王眼中陡然一亮:“很好!”

最前方的小队长,大概估测了一眼双方的距离,猛地高喝:“天空敌阵,宽翼标枪!掷!”

“你是谁?”维阿盯着王,仿若野兽从喉咙深处吐出来的咆哮。

可谁能想到,就在今天,这个叫白总管的男人,回来了!

“呵,你是把好刀,不过,不是我的刀,扎手啊。”王似笑非笑地看着维阿。

他们选择了逃跑!

一滴泪,滴落。

王点点头,这些名头没有引起他一丝波澜。

巴格内尔强忍心中的冲动,没有与陈暮他们汇合,而是直接带着部队,悄然掩至敌人的侧翼。

“可能是敌人高手比较多吧。”一位部落首领呐呐道,只是声音越来越小。

“呵呵。”王轻笑一声,伸出手,揭下脸上的面具。一个像学者般的中年人,脸上挂着淡淡的讥笑。看不到半点惊惶,神情轻松,仿若见友人。便是陈暮,不由心中折服。

如果没有机会,他宁愿等到下次。今天这一场战斗,对方也是元气大伤。今天双方的战斗很短暂,却让他意识到前段时间的失误。

王又是一声轻笑,他忽然转过身,朝陈暮招手。陈暮心中有些敬佩,能够在死前如此从容,这人真是个厉害人物。见对方向自己招手,他也不惧,坦然飞落。

“攻!”肖波杀气腾腾。

“我是谁很重要么?”王脸上讥笑意味更重。

对方的攻击也让陈暮感到意外,不过旋即释然,无卡流虽然不能飞行,但是在力量和力量控制方面,强过卡修不知多少等级。

部落首领们惊惶的声音,维阿充耳不闻,他眼中只有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。

最前方的小队长,大概估测了一眼双方的距离,猛地高喝:“天空敌阵,宽翼标枪!掷!”

他们选择了逃跑!

“为什么?”维阿似乎恢复平静,他冷冷地问。

维阿一拳!

士兵们从来没见过如此恐怖如此诡异的东西,当看到自己的同伴在自己面前燃烧起来、变成火人、在地上翻滚着,嘶喊哀嚎着,他们的意志终于崩溃了。

没有看倒下的尸体一眼,他转身离去,脸上挂着泪水。

无数橘红高爆弹,像一颗颗小太阳缓缓升起。而与此同时,一张巨大无比的银色能量电网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“他还活着!”

这下轮到对方大惊失色,第一线小队长骇然失色,声音都变调,扯着嗓子喊:“拦下它们!”

瞥了一眼下面严阵以待的敌人,陈暮不为所动。

其他队伍此时也按捺不住,怒喝声此起彼伏。

“呵,你是把好刀,不过,不是我的刀,扎手啊。”王似笑非笑地看着维阿。

没想到,老板真的回来了!

惨叫声不绝于耳,血花迸溅,红色光束群就像一把梳子,把维阿前方的道路一下子梳了个遍!

难道……

维阿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疯狂。陈暮第一次在维阿没有表情的脸上,看到愤怒!

天空中,陈暮看到这里,心中便已经清楚,赢了!巴格内尔出手的时间让他赞叹不已,果然姜是老的辣。巴格内尔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,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这样的优势如果他还不能取胜,那他就不是那头“狼”!

宽翼标枪是在标枪的枪身加上两翼,能够增加标枪飞行的稳定性和飞行距离。

五百名战士齐声怒吼,如同平地惊雷。他们脸庞涨得通红,用尽全身力气,掷出手中宽翼标枪。

可谁能想到,就在今天,这个叫白总管的男人,回来了!

维阿拳手陡然捏紧。

当看到老板岌岌可危时,他第一反应也是愤怒,但作出一名最顶级的指挥者,他很快冷静下来。除了维阿,就数他跟着老板的时间最长,他对老板的了解也远比其他深刻得多。

其他队伍此时也按捺不住,怒喝声此起彼伏。

王又是一声轻笑,他忽然转过身,朝陈暮招手。陈暮心中有些敬佩,能够在死前如此从容,这人真是个厉害人物。见对方向自己招手,他也不惧,坦然飞落。

之前的失误是他对摩哈迪域太过于陌生,手上的信息太少所导致。今天的战斗,让他看明白了不少东西。

一时间,标枪如雨!

“你从联邦来,我向你打听一个人。”王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,让人无法拒绝。

他心中有些焦急,表面却没有表露分毫,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。

一滴泪,滴落。

“你从联邦来,我向你打听一个人。”王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,让人无法拒绝。

第三张电网,第一组青年卫卡修此时已经脸色苍白,这种超大型的防护能量网消耗极大。

喀嚓!喀嚓!

他们不知道在爆炸中如何保护自己,他们属于不同的部落,没有配合,没有掩护,没有默契。

在他身后,桑寒水肖波等人都亢奋至极,他们不仅看到老板的回归,还能和老板并肩作战,此中的畅快,实在难以用语言描述!刚刚大胜的卡修们,士气无不大振。

部落首领们惊惶的声音,维阿充耳不闻,他眼中只有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。

可谁能想到,就在今天,这个叫白总管的男人,回来了!

“你是谁?”维阿盯着王,仿若野兽从喉咙深处吐出来的咆哮。

“你是谁?”维阿盯着王,仿若野兽从喉咙深处吐出来的咆哮。

“谁?”陈暮有些好奇地问。

“我是谁很重要么?”王脸上讥笑意味更重。

其他队伍此时也按捺不住,怒喝声此起彼伏。

回来就好!

橘红的焰团染红了天空。

回来就好!

对方的攻击也让陈暮感到意外,不过旋即释然,无卡流虽然不能飞行,但是在力量和力量控制方面,强过卡修不知多少等级。

回来就好!

“他叫唐含沛。”

“掷!”

五百支宽翼标枪像一蓬黑雨,倏地便到众人面前。

这一句话,和他之前的任何一句话都绝不相同。之前的每句话,有淡然,有嘲讽,很礼貌,很从容,可让人听不出半点感情。可是这五个字,陈暮却听出其中蕴含的感情。

“为什么?”维阿似乎恢复平静,他冷冷地问。

低层指挥者像割麦子,在这阵密集的爆音中,成片成片的倒下。

“可能是敌人高手比较多吧。”一位部落首领呐呐道,只是声音越来越小。

还有悲凉,陈暮感受到这种他以为不会在维阿身上出现的情绪。

无卡流擅攻不擅守,尤其是面对这样的能量攻击。每颗落在阵地的高爆弹,都炸起无数血肉残肢。这些无卡战士不是没见过杀戮,但是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恐怖如此避无可避的杀戮!

咚!咚!咚!

“谁?”陈暮有些好奇地问。

陈暮这才恍然发现,眼前这个男人和唐含沛颇有几分酷似,难道……

维阿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疯狂。陈暮第一次在维阿没有表情的脸上,看到愤怒!

王缓缓走出帐篷,看到天空的敌人,不悦道:“我们在前面就这么多人,就被么点敌人打得这么这一败涂地?”

天空中的陈暮视野广阔,他第一时间发现了悄然埋伏的巴格内尔。心中暗赞巴格内尔厉害,他也立即明白自己该做什么。

这五百名战士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无卡流,力量骇人,而且精擅投掷。这些黑色宽翼标枪在他们手上,射程之远,令人瞠目结舌。

“你是他兄弟?”陈暮问。

没有护卫能够挡下他一击!那些绝望疯狂的护卫,也没能阻挡他前进的步伐。

看着状若疯魔的维阿,陈暮停下脚步,安静地看着。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此时的维阿不需要帮助,他只需要不被打扰。

时间不多了……

没有看倒下的尸体一眼,他转身离去,脸上挂着泪水。

其他队伍此时也按捺不住,怒喝声此起彼伏。

他心中有些焦急,表面却没有表露分毫,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。

五百名战士齐声怒吼,如同平地惊雷。他们脸庞涨得通红,用尽全身力气,掷出手中宽翼标枪。

“我是他哥哥。”王有些骄傲道,他为这个身份而骄傲。

这些火焰的速度并不快,只要他们转身逃跑,这些火焰就追不上他们。

骨头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,维阿没有用空气技,只是单纯用他的拳头。他只是一步步逼近,眼睛没有别人,只有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。

其他队伍此时也按捺不住,怒喝声此起彼伏。

不得不说,巴格内尔的战术素养,比起其他人要高几个等级。当他带领队伍悄然掩至敌人的侧翼时,敌人没有丝毫察觉。他却没有立即发动,而是耐心等待时机。

这五百名战士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无卡流,力量骇人,而且精擅投掷。这些黑色宽翼标枪在他们手上,射程之远,令人瞠目结舌。

这一句话,和他之前的任何一句话都绝不相同。之前的每句话,有淡然,有嘲讽,很礼貌,很从容,可让人听不出半点感情。可是这五个字,陈暮却听出其中蕴含的感情。

“我是他哥哥。”王有些骄傲道,他为这个身份而骄傲。

“他很好,是现在联邦综合学府的校长,联邦第一卡修。”陈暮虽然大概猜到,依然有些吃惊。

噗!最前线一直怒目圆睁的小队长太阳穴突然爆出一团鲜红的血花,他动作一滞,直楞楞倒下。

天空中,陈暮看到这里,心中便已经清楚,赢了!巴格内尔出手的时间让他赞叹不已,果然姜是老的辣。巴格内尔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,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这样的优势如果他还不能取胜,那他就不是那头“狼”!

还有悲凉,陈暮感受到这种他以为不会在维阿身上出现的情绪。

士兵们从来没见过如此恐怖如此诡异的东西,当看到自己的同伴在自己面前燃烧起来、变成火人、在地上翻滚着,嘶喊哀嚎着,他们的意志终于崩溃了。

只听得肖波一声带着几分疯狂的怒吼:“干掉他们!”

惨叫声不绝于耳,血花迸溅,红色光束群就像一把梳子,把维阿前方的道路一下子梳了个遍!

王点点头,这些名头没有引起他一丝波澜。

“谁?”陈暮有些好奇地问。

宽翼标枪是在标枪的枪身加上两翼,能够增加标枪飞行的稳定性和飞行距离。

升腾而起的一千多颗橘红色高爆弹,就像一千多颗流星,铺天盖地轰然砸下!

陈暮补充一句道:“他是我的敌人。”

天空中的陈暮视野广阔,他第一时间发现了悄然埋伏的巴格内尔。心中暗赞巴格内尔厉害,他也立即明白自己该做什么。

灰濛濛的天空如今渐渐暗了下来,隐约可见远处遮天蔽日的沙暴。

喀嚓!喀嚓!

升腾而起的一千多颗橘红色高爆弹,就像一千多颗流星,铺天盖地轰然砸下!

天空中,陈暮看到这里,心中便已经清楚,赢了!巴格内尔出手的时间让他赞叹不已,果然姜是老的辣。巴格内尔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,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这样的优势如果他还不能取胜,那他就不是那头“狼”!

王眼中陡然一亮:“很好!”

对他这个级别的指挥者来说,对方的一个弱点,便足以让他们找到致胜的方法。他有足够的把握,能够打败摩哈迪域无卡流。即使今天不能毕其功于一役,他也不会遗憾,因为老板回来了!

部落首领们惊惶的声音,维阿充耳不闻,他眼中只有那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。

“封!”

他转过身,似笑非笑地看着维阿:“你动手,还是我自己动手?”

“他很好,是现在联邦综合学府的校长,联邦第一卡修。”陈暮虽然大概猜到,依然有些吃惊。

时间不多了……

维阿看了一眼陈暮,两人之间的默契不需要废话,他的速度不曾降下半点。

卡修中的老人看到陈暮时的激动,也迅速让后加入的卡修明白这个神秘强大的男人究竟是谁!

他们没有见过陈暮,但是当年万众瞩目之下,那句“白总管这个名字,你听说过么”,曾经掀起的风暴,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曾写下的传奇,但凡是加入东卫的人,又怎会不知道呢?

“谁?”陈暮有些好奇地问。

维阿一拳!

如果没有机会,他宁愿等到下次。今天这一场战斗,对方也是元气大伤。今天双方的战斗很短暂,却让他意识到前段时间的失误。

“呵呵。”王轻笑一声,伸出手,揭下脸上的面具。一个像学者般的中年人,脸上挂着淡淡的讥笑。看不到半点惊惶,神情轻松,仿若见友人。便是陈暮,不由心中折服。

绝望之下,他们疯狂地释放空气技,希望消灭些诡异的火焰。

对方虽然前线溃败,但是并未曾伤及根本,当他看到严阵以待的敌阵时,便心中了然。如果现在冲下去,对方在初期的混乱之后,战斗很有可能陷入拉锯战,这是他不想看到的。

标枪破空声、空气斩撕裂声、空气锥尖啸音不绝于耳。

“我是他哥哥。”王有些骄傲道,他为这个身份而骄傲。

绝望之下,他们疯狂地释放空气技,希望消灭些诡异的火焰。

没有看倒下的尸体一眼,他转身离去,脸上挂着泪水。

<inscss="adsbygoogle"style="height:250px;dispy:block;"data-ad-client="ca-pub-4166898652148554"data-ad-slot="9863342458"data-ad-format="auto"data-full-width-responsive="true"data-adsbygoogleStatus="done">

</ins>无卡流擅攻不擅守,尤其是面对这样的能量攻击。每颗落在阵地的高爆弹,都炸起无数血肉残肢。这些无卡战士不是没见过杀戮,但是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恐怖如此避无可避的杀戮!

这一句话,和他之前的任何一句话都绝不相同。之前的每句话,有淡然,有嘲讽,很礼貌,很从容,可让人听不出半点感情。可是这五个字,陈暮却听出其中蕴含的感情。

【螺纹狙梭】!

没有看倒下的尸体一眼,他转身离去,脸上挂着泪水。

王点点头,这些名头没有引起他一丝波澜。

在远处,看到这一幕的巴格内尔神情呆滞,像石头人般立在那,一动不动,脸色惨白。

“是维阿!”

王缓缓走出帐篷,看到天空的敌人,不悦道:“我们在前面就这么多人,就被么点敌人打得这么这一败涂地?”

没想到,老板真的回来了!

小队伍的绞杀是对方最擅长战斗方式,大规模成建制的战斗反而是对方最薄弱的地方。

一滴泪,滴落。

“可能是敌人高手比较多吧。”一位部落首领呐呐道,只是声音越来越小。

“你是他兄弟?”陈暮问。

看着状若疯魔的维阿,陈暮停下脚步,安静地看着。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此时的维阿不需要帮助,他只需要不被打扰。

陈暮补充一句道:“他是我的敌人。”

升腾而起的一千多颗橘红色高爆弹,就像一千多颗流星,铺天盖地轰然砸下!

“封!”

这五百名战士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无卡流,力量骇人,而且精擅投掷。这些黑色宽翼标枪在他们手上,射程之远,令人瞠目结舌。

发现内容少了说明你看到的不是完整内容。完整内容请移步粉(扑)兒小説

目录 到封面 下载